Green by Digital-綠色數位是因應之道,也是未來商機
產業趨勢前瞻
瀏覽數:250
發布日期:2022/05/27
全球氣候變遷、資源缺稀等因子的影響之下,「淨零碳」已然成為多國政府、產業的重要發展目標。而且以全球為構面來看,全球也逐漸形成共同性的評估框架與發展,來衡量各種經濟活動的適宜性。這也意味著,企業在思考各項經濟活動之時,除了必須支持「減碳」、「低碳」等環境友善價值之外,企業也必須依循適宜的方法與機制,來計算、分析、預測與掌握各項經濟活動所可能直接、間接產生的碳排放量,以及其連帶產生的社會與環境衝擊。
 
之所以需要精準地計算、掌握,其中反映出-若企業要達到「淨零碳」的目標,除了企業本體之外,也必須識別來自上、下游供應鏈的碳排放量。
 
比如以美國國家環境保護(EPA)企業氣候領導中心的說明來看,至少包括了-範疇一(Scope 1)的企業、組織直接的溫室氣體排放量、範疇二(Scope 2)由企業購買電力、蒸氣、熱能等間接溫室氣體排放量,以及範疇三(Scope 3)在上述範疇一、二之外,企業在上、下游價值鏈經濟活動所產生的間接溫室氣體排放量。
 
換言之,淨零碳排的發展目標,難以由單一企業自身力量實現,而需要放置在企業所處的整體供應鏈、產業價值鏈來進行思考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它將更為仰賴一套清晰、可計算的一套方法,來識別企業究竟在哪一個環節需要改變,而重要的是,這一套方法除可被查證稽核、可信任之外,可便於鑲嵌在複雜的價值鏈、供應商關係之中進行「操作」亦是關鍵的議題。
 
這樣的發展特徵,可以再藉由2021年4月成立的「格拉斯哥淨零金融聯盟」(GFANZ)所推動的氣候融資、可持續金融體系的事務來看,淨零碳的實現,其實更加強調能源消耗與碳排放等各項因子的「可計算性」以及「可歸責性」。「可計算性」意味著必須更細緻切分與釐清不同原料、產品、製程的各別數值,而「可歸責性」則代表基於這樣的數值掌握,來檢視各生產環節或者供應鏈關係。而相關舉措,也可以被視為是-一種藉由氣候融資手法,驅動企業、供應鏈邁向「數位稽核」與綠色數位轉型的過程。
 
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屬性,淨零碳的實踐與落地,更加仰賴新興技術的導入,尤其是資訊與數位科技的應用。這也是何以近年,包括OECD、UNPRI等倡議組織有關於淨零碳相關討論,將「綠色數位」等技術轉型與應用議題納入其中,甚至是日本電子資訊技術產業協會(JEITA)更於2021年9月宣布成立「綠色×數位聯盟」,該聯盟指出若要實現減碳、碳中和的目標,就必須充分應用數位化科技,以協助企業提出符合綠色,但又能夠推動企業發展轉型的策略方案。
 
綜觀全球關鍵企業對於「綠色數位」的科技布局,可區分為六個階層:一,能源、資源使用效率,這一科技階層涉及新興能源使用之外,也包括應用數位科技促進資源再生、再利用等相關技術解決方案。二,新興材料導入應用,此科技階層主要將涉及到材料科學,比如應用資訊模擬的方法,開發新興材料與驗證,包括材料的創新、取代,以及材料生產的成本與安全性驗證等。三,電源供應機電設計,此科技階層涉及到機械科學,包括機械內部的設計,與能源供應與分配架構設計等。四,基礎設備冷卻系統,此一科技階層,主要對應能源供應所衍伸的散熱、冷卻等需求,比如IT設備的機電整合設計,以及新型冷卻系統與解決方案的驗證,屬於系統整合科技的環節。五,最佳拓樸節點管理,此一科技階層主要對應資通訊設備的通訊與連結課題,其中包含機對端(machine to end/things)、機對機(machine to machine)達到最佳化部屬,以降低多餘節點之外,也包括運算、儲存、傳輸等位相配置之拓樸學。六,數據與AI智慧分析,此科技階層位屬於整體科技階層最上層,主要為雲端運算、數據科學、人工智慧主要的應用範疇,也是全球主要雲端服務提供商主要布局階層,包括數據可視化、數據預測、數據分析、最佳系統資源調整等服務建議,都屬於此一技術階層的主要內涵。
 
藉由對於「綠色數位」科技階層的觀察,可以發現到涉及的科技項目多元,而且也可能涉及到不同的技術與服務提供商。它們並非獨立存在的項目,而是以數位科技為核心,進入到企業實體場域之中,所建構出的新興商業化服務。除此之外,由於不同的產業、企業的經濟活動差異甚大,綠色數位相關服務也將朝「客製化」方向發展。它們是因應淨零碳需求的科技方案,也是一個正在興起中的新商機。
 
(本文刊登於2022/5/8 工商時報A9版)
關鍵字: 淨零碳排 ; 綠色數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