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談6G太早了嗎?
智慧科技與網通
瀏覽數:2011
發布日期:2020/10/26
在2020年2月ITU-R擬將正式啟動針對2030及6G相關研究工作,規劃分別於2022年6月及2023年6月完成「未來技術趨勢」及「未來技術願景草案」之撰寫。以現階段ITU-R的規劃,預計2023年下旬方能提出針對6G技術相關的應用發展方向、頻譜利用、技術性能指標等規劃。
 
若依循前例,3GPP有一年多緩衝進行6G先期研究,以及每一版本標準制訂時程約12~18個月,再加上2020年新冠肺炎影響,標準制訂時程已往後挪移等因素推算,3GPP或將於2026年後、大約是Release 21階段,才會正式著手進行6G標準制訂作業。
 
5G邁入規模商用、方興未艾態勢下,即使國際標準組織對6G的研究才剛開始,全球主要國家針對6G通訊之研究也陸續開展。自2018年開始便有學研機構開始思考下世代通訊技術的發展方向、應用可能性,以及必須面對的各類難題;國際大廠或營運商也期望能掌握、探索6G概念與發展願景,以早先一步布局新一代通訊技術,掌握先機。
以芬蘭為例,該國於2018年11月正式啟動6G旗艦計畫,由奧盧大學主導開展,並且自2019年連續兩年辦理全球6G無線研討會,召集國際產學研界專家彙編6G白皮書。
 
而新一代通訊技術的發展議題與國際間科技競局,在近期因美中之爭愈發激烈的態勢上,已浮上台面,為了在未來6G世代能脫穎而出、占據一席之地,促使主要國家與產業對6G布局展開具體行動。
 
亞洲主要國家包含南韓、中國大陸、日本接續自2018年開始從政府政策推動層級思考,開始進行對6G通訊技術先期研究發展進行布局。
 
南韓從2018年起就藉由南韓科學技術情報通信部(MSIT)旗下情報通信技術振興中心透過公眾諮詢方式,進行「6G通信基礎設施核心技術開發事業」的事前調查,並在2019年6月提出「6G研發初期可行性研究計畫」。2020年8月基於「6G研發初期可行性研究計畫」,正式提出「引領6G時代的未來移動通信研發促進戰略」,並且將在2021年起5年間投入2,000億韓元(約1.69億美元),以支持6G技術的研發以及關聯產業生態系統之建構。
 
日本則在2020年初開始藉由設立官民研究會議,由東京大學校長擔任主席,研議透過官民合作,進行5G之後下世代通訊技術的研發。2020年4月初擬「Beyond 5G推進戰略綱要」,擬針對6G提供財政支援、稅制優惠等推動研發工作。爾後,藉由公眾諮詢方式,於同年6月彙整各方針對6G性能目標、政策支持等意見,6月30日正式提出「Beyond 5G推進戰略:邁向6G的藍圖」,後續將藉由政府將根據各大推動方向,協同各部會研擬各類政策手段與補助經費,以推動相關技術開發,並計畫2021年將匡列70億日圓預算,助總務省轄下NICT開展6G研發所需測試環境等官民共用設施。
 
中國大陸則在2019年下旬,由科技部成立國家6G技術研發推進工作組與6G總體專家組,開始進行6G相關科技研發與政策研擬作業;並且根據中國大陸國家重點研發計畫「寬頻通訊及新型網路」重點專項,展開新型網路技術、高效傳輸技術、衛星通訊技術三大6G技術研究項目,擬提供補助研究經費約人民幣3.3億元(約4,900萬美元)。
 
前述三國不但將6G技術研發做為未來十年的重點科技發展項目,更重視這些技術項目的先期投入與日後6G相關資通訊產業發展之連結,因此將技術轉化為日後6G標準必要專利視為政策推動要項。同時,也期望在此過程中,能夠推升自家資通訊產業躍居全球領導地位。
 
在亞洲主要國家站上了6G的起跑線上蓄勢待發的態勢下,美國亦不願落人於後。在美國電信產業標準聯盟(ATIS)的大力促成下,2020年10月13日,集結北美主要電信業者與國際系統設備大廠的Next G聯盟正式成立。其目標是在B5G/6G發展過程中,確保北美在塑造下一代無線通訊技術研發與標準化、網路架構,系統設備及其最終部署等,重取全球領導地位。
 
Next G聯盟將製定6G國家路線圖,確保北美成為Next G技術研發、標準化、製造與市場商用的領導者;並且發揮影響力,促成美國政府能夠制定推動6G發展的政策與資金補助機制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在其聯盟成員招募的條件中,特別指出由於NextG聯盟主要目標之一是扮演影響美國對6G技術發展相關政策之角色。因此,若為美國政府所禁止合作之廠商(如華為),則不得加入Next G聯盟。簡言之,Next G聯盟的去中化立場鮮明,並且期望透過聯盟的成立與後續工作的確立,於6G世代扭轉在5G技術與產業發展上,落後於他國的局面。
 
所以,現在談6G還太早嗎?面對國際發展5G商用且同時布局新世代6G通訊技術發展情況下,台灣是仍然選擇當所謂「快速的追隨者」,等到五年後國際開始制定6G技術標準才要布局動作、緊追著商機?亦或是應在此時此刻超前部署,積極凝聚產官學研能量,及早盤點並掌握現階段國際主要國家、大廠所提出之6G先期研究主軸,同時思考現階段台灣學研與產業技術研發能量的優勢和挑戰,以提早投入6G技術發展的先期研究,找出有利於台灣產業在新興關鍵零組件、新型態6G設備與終端產品,以及6G新世代應用場景等面向之超前部署、開發的方向?一方面鞏固台灣ICT產業在未來6G生態體系中技術研發與生產製造地位,一方面亦提早挖掘並掌握6G世代的市場商機所?
 
或許,談6G這個議題,台灣不僅僅是政府,還有產學研界,首先要思考的是實際展開行動的時間點。
 
(本文刊登於2020/10/25 工商時報 A9版)
關鍵字: 6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