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位人民幣背後的戰略意涵
創新應用與智慧服務
瀏覽數:664
發布日期:2020/01/18
先前臉書(Facebook)發表加密貨幣Libra,其白皮書揭起普惠金融的大旗,從支付場景切入,強調全球仍有約17億人口生活在欠缺基本金融基礎設施的環境中,Facebook基於使用人口覆蓋優勢,可透過Libra平台彌補這方面的不足。與美元由美聯儲發行方式不同,Libra透過法幣資產和高信用政府債券(一籃子貨幣)的儲備支撐,其信用來自Libra協會及以美元為主的一籃子貨幣。然而Libra若要實現幣值穩定,就必須有央行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類似的機構進行監管。
 
Libra白皮書裡宣稱,其區塊鏈技術能處理每秒1,000筆的交易速度,然而此速度仍無法滿足中國大陸雙11的交易量。此外,Libra最大優勢是27億用戶基礎,但若做為交易媒介,Libra跟另一國法幣間兌換時,可能會出現匯率波動的風險。透過Libra進行交易還有反洗錢及反資恐的權責問題,而Facebook的大部分成員機構都在美國,也恐有監管套利的問題。
 
現行支付工具如微信、支付寶都需要綁定大陸身分認證帳戶,無法滿足匿名的需求,也不能完全取代現鈔的支付。為解決監理問題,大陸人行推出數位貨幣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(DCEP),既能保持現鈔的屬性,又能滿足便利和匿名的要求,最重要是大陸能保持對貨幣供應的控制,並監督調節資本的分配。DCEP中的DC是指Digital Currency,也就是數位貨幣,EP是指Electronic Payment,也就是電子支付,其功能屬性與紙鈔一樣,可視為紙鈔的替代品,這種數位貨幣和人民幣等值,可與人民幣自由兌換。
 
人行為數位貨幣設計雙層營運體系,即人行先把數位貨幣兌換給銀行或金融機構,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民眾。民眾可在無網路的狀態,兩個手機一碰就能轉帳,DCEP依據實名程度開放額度,認證度低的可進行小額交易,認證度高的可進行高額度交易,透過分級管理達到匿名及用戶隱私保障的功能。DCEP將由人行主導,聯合中國工商銀行、中國農業銀行、中國銀行、中國建設銀行,以及中國移動、中國電信、中國聯通等三大電信商,共同參與數位貨幣的試辦,在深圳及蘇州試點,之前僅在人行內部測試,這次將結合交通、教育、醫療等生活場景,擴展到民眾端,本次計畫分兩階段進行,2019年底在小範圍封閉場景試點,2020年在深圳大範圍推廣。
 
DCEP和支付寶、微信最大區別在於不需綁定銀行卡。就像現金,不需綁定銀行卡,可點對點支付,只要有手機,就算網絡斷線也可實現支付。
 
DCEP可解決現鈔貨幣的一些問題,如防堵偽鈔、換發容易、降低跨境支付成本、防洗錢與反資恐。透過數位貨幣的發行,只需行動裝置就能轉帳、收款、借款,交易系統由國家基礎設施負責,避免支付市場被微信、支付寶等民間金融機構壟斷,以及金融監理、貨幣政策調節及數據分析的困難。
 
DCEP數位貨幣的雙離線支付,可彌補微信、支付寶須連線支付的缺點,替偏遠地區或網絡不通的地方帶來便利,也可透過微信、支付寶進一步擴展數位貨幣的應用和人民幣國際化。另外,民間支付機構或平台常會設置各種屏障,如使用微信的地方不能用支付寶,對數位貨幣來說,只要能使用電子支付,就須接受人行的數位貨幣。
 
數位貨幣也有重要對外戰略,就是推動人民幣國際化,目前國際匯款體系如SWIFT,存在手續費昂貴、匯款時間周期長的問題,加上大陸外匯管制,導致跨境匯款體驗不佳,還有反洗錢和防資恐的監管成本高昂問題,透過數位貨幣的額度分級與大數據分析,當識別出異常行為,如出現大量分散的錢突然集中到一個帳戶,又迅速分散到多個帳戶,或夜間異常的大額交易,都可透過交易行為特徵分析,結合大數據與身份比對,找出犯罪嫌疑者。
 
數位貨幣發展過程就是撼動美元霸權的過程。德國銀行協會2019年10月提出數位歐元,並認為銀行業應和歐洲中央銀行開發支付系統,以數位歐元來落實監管。大陸人行則是率先發行數位貨幣,除為保護自己的貨幣主權和法幣地位,也希望制定遊戲規則並取得數位貨幣國際話語權,讓人民幣扮演重要角色。
 
雖然目前人民幣難以撼動美元地位,如能藉數位貨幣結合跨境支付的使用,克服監理、反洗錢、反資恐的問題,提高一帶一路國家使用人民幣的意願,短期來看,可降低資金跨境流通的障礙,長期來看,可促進人民幣國際流通,並藉由金磚銀行或是亞投行推廣於更多國家,提高人民幣的國際話語權。
 
(本文刊登於2020/01/05 經濟日報 A12版)
關鍵字: 數位貨幣